曾国藩《应诏陈言疏》

1850年,清朝道光皇帝驾崩,咸丰帝即位,下诏让臣子们上书言事。时任礼部侍郎的曾国藩,上了一篇《应诏陈言疏》,论及大清朝自开国以来吏治的演变,指出:
  “我朝列圣为政,大抵因时俗之过而矫之使就于中……乾隆、嘉庆之际,人尚才华,士骛高远,故大行皇帝敛之以镇静,以变其浮夸之习。一时人才循循规矩准绳之中,无有敢才智自雄、锋芒自逞者。然有守者多,而有猷有为者渐觉其少。大率以畏葸(畏葸,汉语词语,拼音是wèi xǐ,意思是畏惧,害怕。)为慎,以柔靡为恭。以臣观之,京官之办事通病有二,曰退缩,曰琐屑。外官之办事通病有二,曰敷衍,曰颟顸。退缩者,同官互推,不肯任怨,动辄请旨,不肯任咎是也。琐屑者,利析锱铢,不顾大体,察及秋毫,不见舆薪是也。敷衍者,装头盖面,但计目前剜肉补疮,不问明日是也。颟顸者,外面完全,而中已溃烂,章奏粉饰,而语无归宿是也。

简要翻译一下:大清朝自乾隆、嘉庆以来,大多数官员早已习惯于墨守成规,循规蹈矩,几乎没有雄才伟略、锋芒毕露的;固步自封的多,有志有为开拓创新的少。官员们把畏缩当作谨慎,把柔媚当作恭敬。臣通过观察发现,京官大多有两种通病,一是退缩,遇事相互推诿,不肯承担责任,动辄请旨,生怕犯错误;二是琐屑,习惯于繁文缛节,好做不着边际的官样文章,对待末节小事一丝不苟,而对待方向性主流性的大事却视而不见。地方官也有两种通病,一是敷衍,遇事敷衍应付,只顾眼前过得去,剜肉补疮,得过且过;二是颟顸(颟顸,汉语词语,拼音mān hān,意思是糊涂而马虎。),粉饰,爱做表面文章,摆花架子,追求所谓的政绩,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awgx.cn/138/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

评论0

学习国学经典,成就辉煌人生!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