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“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,窃比我与老彭”的个人理解

学习论语·述而的开篇之句后,总是对“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,且比我与老彭”的理解有些不解,查阅各方杂谈后们发现更是众说纷纭。批判孔子保守的有之只,反复论证说孔子不反对创新的有之。其中我比较赞同的是,孔子作为大圣人,不可能反对创新,不可能是一个因循守旧的人。“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”选自中国儒家经典——《礼记·大学》。
偶然间我反复琢磨后,有点新解,窃以为还算妥当。其实,我认为这句话的核心和解释的争议就在一个“作”字上。于是,我联想到关于作的一些词语,比如:作死,狂风大作,作乱,作废,装腔作势,自作自受,装模做样,作业,劳作等等,发现其中贬义之词居多。由此推想,孔子的述而不作,应该是“我只是讲述、传承古人的思想,而不是作,不是为了自己的目的,为了营造多大的声势,宣扬自己的创新思想而去乱讲。”的意思。这样角度去理解的话就通畅多了。
而且也可以和下一句连贯起来,不带着自己的欲望去乱解释和传承,做到真信,真懂,真的喜爱,而发自内心的去喜好、讲解、传承好古人的好思想。从最后一句也可以看出一点端倪,因为孔子谦虚的说,我私下把自己比作老子,彭祖一类的大圣人。而老子、彭祖的特点就是无为,不妄为,顺应自然。而且,作的意思本身就有不符合自然道理乱作为的含义在内。个人愚见,谨以笔记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awgx.cn/148/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

评论0

学习国学经典,成就辉煌人生!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