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子不器

春秋时期,贵族之中也分为两个阶层,上层的叫君,指有土地的贵族;下层的叫子,就是为君服务的大夫和士的统称。这也是为什么那个时候出现那么多子的原因,因为很多子都是做过士大夫、或者有诸侯想聘请他们做士大夫的。而所谓君子,就是统治阶层的统称。
而儒家认为,只有具有德行、遵循仁义礼智信的人才有资格成为统治者,所以,君子这个词后来逐渐被延申成了具有崇高品格的、有资格统治、但未必实际统治的人。
既然是统治者,那么最重要的就不是某种专业技能了,那些事自然可以聘请人来做。对于君子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修德行。级别越高,就要越专注于德行,到了国君这个级别,他其实唯一要做的就只有修德行了。
估计又有人理解不了了,你说统治阶级没有技能,不劳动,全靠劳动人民养着,这不就是剥削剩余价值吗?
那我问问你,如果有一天选你当选美国总统,你打算用自己的什么专业能力去治理美国呢?
靠金融?互联网?还是石油?
假如靠金融吧,难不成你要自己计算货币发行量?就算你愿意,人家敢让你算吗?那么多专业的经济学家、货币专家是干什么的?轮得到你一个总统插手吗?
你所在的位置越高,对抽象问题的要求也就越高。反过来说,你能做到多高的位置,取决于你可以把问题抽象到多高的层面去解决。
例如之前讲到公司里面做运营。很多人说运营就是打杂的,这不奇怪,因为大多数运营确实就是打杂的。他们就是在一个个处理来自前端用户的具体问题,忙得焦头烂额,可仍然费力不讨好。
只有当你可以把这些问题数据化、结构化,去做统计分析的时候,你才能摆脱打杂的命运。因为通过统计,你可以把杂乱无章的问题抽象为几类,然后一类一类解决。解决一类,就少了一类问题,你就有时间去解决下一类。
而当你可以建立一个机制,通过这个机制,问题得以被相关团队接收、分配、解决,那时候你就彻底摆脱了具体问题,开始真正的成为管理者。
既然管理者不处理具体问题,那他们处理什么呢?他们处理人的问题。怎么高效协同各个团队?怎么协同各个部门?怎么营造工作氛围?怎么激励团队士气?等等。他们必须清楚,公司花这么大价钱请他,可不是为了处理几个bug,做几张分析报表就能交差的。他们的价值必须对得起公司给的价格。而一个人单打独斗,就算再强,价值终归有限。但如果能够凝聚几百人、几千人的团队,让每个人一展所长,这个价值可就难以估量了。
而到了创始人层面,甚至连人都不需要管了,他需要把问题进一步抽象。抽象成什么呢?就只剩下价值观了。对内的价值观是企业文化,对外的价值观是品牌。一个老板可以什么都不管,但是这两样却非管不可。
所以,一个老板要成为什么“器”才能满足要求呢?什么器都满足不了,所以孔子说,“君子不器。”
怎么才能不器呢?不学无术、好吃懒做就可以不器吗?
不器,不是什么都不做。恰恰相反,不器是样样都要做。不但要做,还要做到极致。然则,虽然努力做到极致,但却不要把自己限制在一个领域。要去广泛的涉猎,要去获取广泛的极致体验,因为这些体验才是构建价值观的素材。孔子教六艺,就是他对“君子不器”的解释。
老子说“无为”,目的是“无不为”。
孔子说“不器”,目的是“无不器”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awgx.cn/150/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

评论0

学习国学经典,成就辉煌人生!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