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子说过最凌厉的一句话,你知道吗

老子看起来,是一个温和敦厚的长者,五千言《道德经》也很少说硬话,唯独有一次,他老人家很生气,说过一段很凌厉的话。

使我介然有知,行於大道,唯施是畏。大道甚夷,而民好径。朝甚除,田甚芜,仓甚虚,服文采,带利剑,厌饮食,货财有余,是谓盗夸,非道也哉!(今本《道德经》第五十三章)

老子说话一向平和,总是充满辩证的智慧之光芒。一看就知,老子是一个厚道人。厚道人轻易不生气,但厚道人真的生气了,后果很严重。老子这个厚道人,生气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?那么,本章我们也来看一看老子生气的严重后果吧。

使我介然有知,行於大道,唯施是畏。

介然,帛书本一作挈,一作介。介,有大之义,故河上公注为“大”。也有人注为“小”,不知何据。介的本义是铠甲,其义当非“小”。然,不管是大还小,都不妥。介,当理解为独立、特异。《韩非子》中有“夫介异于人臣”。介然,就是特别的样子。施,通迆,邪路。这句话是说,假使算我有一点独到的认知的话,那就是:行走在大道上,最担心的就是歧出邪路。老子开宗明义,接下来解释他何出此言。

大道甚夷,而民好径。

大道何等平坦,可是人民却喜好走偏僻的小路。径,小道。有意思的是,本章连用了两个带有双关的字。一是道,这个道表面上是指大路,其实暗里又指老子心目中的天道;二是径,径和道相对,是小道,而人们常说的强盗拦路剪径,也是这个径,而且剪径者往往多走小路。

空白

朝甚除,田甚芜,仓甚虚,服文采,带利剑,厌饮食。朝,指庙堂;除,是干净;芜,是荒芜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朝堂里很干净,田野里却很荒芜,仓库里很空虚;穿着华丽的衣服,佩戴着锋利的宝剑,厌烦了山珍海味。这是说谁呐?还用说!当然是指当朝的统治者、文武百官。朝堂的干净与田野、仓库的“干净”,两相对比,寓意双关,让人会心。而官员们呢,却是华服宴饮,奢侈无度。又是一种对比。这里以写实的手法,揭示了“民好径”的根本原因。这与今天搞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,面子工程是一样一样的。

空白

货财有余,是谓盗夸,非道也哉!这是接着上面来的,一边是老百姓连年颗粒无收,一边是这些人财货蓄积有余。这哪是道?明明是盗嘛!就是一个强盗头子!

老子生气了,后果果然很严重。以前的苦口婆心,一变而为凌厉斥责。老子固有的语言风格、表达手法都不顾及了,你们这是在替天行道吗?你们这叫天下大盗!我想,那些文武百官听了老子这一声棒喝,估计都只有缩着头,干瞪眼。

大道的问题,其实就是体制的问题。关系到打什么旗,走什么路。

看看,老子这是不是对某些统治者的一记当头棒喝?你们该收手啦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awgx.cn/67/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

评论0

学习国学经典,成就辉煌人生!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